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耶律楚材:辽国皇族后裔,沦为蒙古铁骑下的俘虏
耶律楚材:辽国皇族后裔,沦为蒙古铁骑下的俘虏

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,是非成败转头空。今天趣历史小编来说说耶律楚材的故事。

耶律楚材以俘虏之身辅佐成吉思汗,他的一生看似是个传奇,实则是在一步步迈向深渊。他如无根的浮萍,漂泊在异国他乡,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生根。他将一生的荣辱都放在为政者身上,却未曾想过,若他依附的这棵大树倾倒,他又是何种结局?

人与人之间的偏见不会消失,他大刀阔斧的改革,早已得罪了朝中贵人,故失去依仗后,他的晚年十分悲惨。

耶律楚材是老来得子,他的父亲耶律履六十岁才有了这个小儿子,大喜过望,用术数推算出儿子以后会有一番大作为,于是依照《左传》中“楚虽有材,晋实用之”取名为楚材。

不幸的是,耶律楚材的父亲在他出生两年后就去世了,他的母亲杨氏将他养育成人,教育颇为成功。年纪轻轻就博览群书,不止精通史学,还旁通天文、地理 、律历、术数、及释老医卜之说。用现在的话说,完全是一个学霸。

成吉思汗初见耶律楚材时说:“辽和金之间素来有深重的世仇恩怨,我打败了金朝,如今也算是帮你报仇了。”

这短短几句话既是试探,也是考验,要是一般人,肯定是行礼感谢,话语中的感恩与赞美滔滔不绝。但是耶律楚材并不这么做,他是一个有原则的人,反而很认真地回答说,我的祖父和父亲都在金朝做官,我们既然做了金朝的臣民,怎么能恨自己的君主呢?

这句话是对成吉思汗一番话的全盘否定,但是得到了成吉思汗对他人品的肯定。

成吉思汗之所以重视耶律楚材,不仅是因为他才华横溢,更重要的是因为他需要一位金朝旧臣来安抚人心。耶律楚材在金人中地位很高,符合这个条件。

不然你真的以为一番话,就能让成吉思汗喜欢他?凡是君主的赏识,背后都是有精密的政治考量。

成吉思汗是很迷信鬼神之说,他对术数很看重。因为耶律楚材通术数,所以成吉思汗经常去哪里都带着耶律楚材,时不时让耶律楚材占卜一下吉凶。

术数就是包括天文,历法,五行,预测学等知识糅杂在一起产生的古代应用数学方法。

而且古时候人们没有科学意识,术数需要解释人类社会和自然界的一些现象,所以术数其实还有一些科学知识在里面夹杂着。

说来也是奇怪,史书记载耶律楚材回答成吉思汗的占卜结果都应验了。

比如己卯年夏六月时候,成吉思汗挥师向西,讨伐回朝。在出征举行祭旗仪式那天,雪下了三尺之厚。天有异象必有征兆,成吉思汗心中疑惑,便遣人询问耶律楚材。耶律楚材回应说这个时节是盛夏,下雪就是出现了水气,是战胜敌人的前兆。听此一言,顿时军心大振。

还有一次是庚辰年冬天,天空中惊雷滚滚,如此异象,弄的是人心惶惶。成吉思汗再次询问耶律楚材,耶律楚材回答说:回鹘国王将要死在野外之地。上述两个预言后来都逐一成真,成吉思汗对耶律楚材从此越发重视。

元朝刚开始建立的时候,成吉思汗率领强大的蒙古军队南征北战,所到之处如同狂风过境,人人胆战心惊,军队几乎战无不胜。但是强大的军事力量不足以支撑起一个国家,还必须施加政治手段。

蒙古人是草原上的游牧民族,他们的政治意识还停留在杀戮上。在这样的大环境下,耶律楚材便显得尤为重要,故成吉思汗亲自交代窝阔台说,耶律楚材是上天赐给咱们来帮忙的。

蒙古人生性残暴,若不是耶律楚材费尽心思,苦口婆心地劝元初统治者使用汉法,那元朝的统治就不会这么安稳,那国家便如履薄冰,也许就没有后来元朝的统治了。

元朝初年,朝堂上竟然有官员提出将汉人的土地都空出来,用来放牧。他们不曾想土地是否适宜,百姓是否乐意,哪里有儒家以民为本的样子?这样的统治没几天就得垮台。

耶律楚材听到后,马上就站出来反对。当时正是窝阔台南征金国的时候,耶律楚材提议收税补充军粮,保障后勤补给。窝阔台不懂征收,便将此事全权交给了耶律楚材,他精心安排人选,奏请设立了十路征收课税使。到了辛卯年的秋天,十路课税使都送来了粮食登记的簿册,征发来的黄金,绢帛都陈列院中。

这个时候窝阔台不禁问耶律楚材,金国还有像你这样优秀的大臣吗?耶律楚材则谦虚地表示,金国人都很有才干,自己没什么本事才留在燕京为您服务。窝阔台认为他谦虚,便让他做了中书令。耶律楚材为官期间,刚正不阿,曾拘禁了窝阔台的宠臣杨惟忠,让窝阔台承认错误:“朕虽为帝,宁无过举耶?”

虽然作为金朝大臣被俘虏,但是金子走在哪里都会发光,耶律楚材凭借优秀的术数使成吉思汗刮目相看,又用心辅佐成吉思汗的继承者窝阔台,让元朝统治者施行汉法,防止了他们倒行逆施,为元朝的巩固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

在这个过程中,他还保护了许多儒家经典与史籍材料,为历史文化的延续也做出了贡献,是一个传奇人物。

可这样一个传奇的人物却免不了遭受世俗的打压,他虽然做出成绩,可他在朝中却是一个没有根基的孤家寡人,耶律楚材看得透政治,看得透民生,却看不透人心。

他在成吉思汗、窝阔台两朝任事近三十年,多有襄助之功。在皇后称制时,他因弹劾皇后宠信被排挤,自此便一蹶不振,最后悲愤而死,享年五十五岁。

他死后,举国悲哀,蒙古国数日内不闻乐声,众人痛哭。

《中书令耶律公神道碑》:公以其年五月十有四日以疾薨于位,享年五十五。蒙古诸人哭之如丧其亲戚。和林为之罢市,绝音乐者数日。天下士大夫莫不如泣相吊。

无论什么朝代,都有蝇营狗苟之辈,耶律楚材操劳一生却落得如此结局,实在令人唏嘘。

濉溪县爱琴海网络会所花城分店  电脑版  手机版  淮北市相山区相南街道中央花城北区11#楼D253-D273号商铺